女儿身患尿毒症,公益让她得以援助,康复后做

 新闻资讯     |      2020-05-19

那一刻,我猜想自己今后的道路可能会有些难走,但后来经历的一切,远远出乎我的意料。

不久,因面临下岗,我将6岁的女儿托付给妈妈和前夫照顾,自己从家乡辽宁丹东来到呼和浩特打工。

女儿小学毕业那年,前夫不幸病故,妈妈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我不顾异乡生活的艰难,把女儿接到呼和浩特读书。

一次又一次饱尝租房、搬家的苦头之后,2012年下半年,我用全部积蓄作首付,在呼和浩特贷款买了一套60平方米的小房子。

当医生告诉我,女儿身患尿毒症、双肾衰竭且无法恢复肾功能时,我如遭晴天霹雳,瘫坐在地。

更让我魂飞魄散的是,当天下午,女儿住进医院后,因严重并发症,突然双目失明,心脏衰竭,需要戴着氧气管才能维持呼吸。

痛哭过后,我逐渐清醒:此时是女儿最难的时刻,身为她唯一的亲人,我纵然势单力薄,也绝不能向命运妥协,必须做她坚强的后盾!

擦干眼泪后,我求医生对女儿隐瞒她的病情,带着她到北京友谊医院找最好的医生看病,结果却如出一辙。

医生说换肾是女儿活下去的希望,建议我们尽快准备50万元的手术费,我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

我没有钱,但没钱不能成为放弃女儿的借口。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带着女儿大胆向前走,给她希望,给她未来。

在北京友谊医院的第二天,我出去买东西时,恰好医生有材料需要女儿签字,女儿知道了自己的病情。

稍稍平复自己的情绪后,我忍住眼泪,握着女儿的手,郑重对她说:“别怕,闺女,医生说只要换了肾,你就没事,咱们先养好身体。”

看着我一脸的志在必得,女儿含泪点头,依偎在我怀里。紧紧搂着18岁的女儿,我救她的心更加坚定。

人生有些弯路是注定绕不开的,既然老天爷要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放一块拦路石,那我就把它当成垫脚石。

然而,病魔并不善待我们,因高血压、心慌等严重并发症,女儿经常头晕、呼吸衰竭,晕倒过好几次,吓得我每天上班时,都要打好几次电话给她,生怕她发生意外。

将她送到医院抢救后,想着女儿命悬一线,前夫又早早去世,自己连个商量和分担的人都没有,我忍不住号啕大哭。

痛定思痛,我找到医生,要求把女儿吃的国产药全部换成进口药。这样一来,女儿每个月仅药费就要5000多元。

钱不够,我就找亲戚朋友借;再不够,我就刷信用卡,之后再用工资一点点还,撑过了一天又一天。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我们不放弃希望,并坚持不懈地朝自己的目标奋斗,很多难题最终真的都慢慢被克服了。

一天早上,她主动告诉我,前一天半夜,我还在上班时,她用冰冷的水果刀割向自己的手腕。在最紧要关头,她怕我会太伤心,停止了自杀的举动。

我痛彻心扉,抱着女儿,感谢她没有放弃自己的生命,也意识到自己必须更加强大起来,才能带女儿走出绝望。

她能放弃轻生的念头,就是生活的强者,就应该好好活着。只要活着,就有未来;只要努力,什么都是可以改变的。

刚开始出去时,女儿总爱低着头,我挽起她的胳膊,说:“闺女,不管咱病得多厉害,出门必须抬起头。”

事实上,这也是我的真心话,因为我深信,命运不会因为某人愁眉苦脸而同情他,眷顾他;相反,一个爱笑的人,阳光一定会照射到他的心里。

女儿不能多吃,又怕草莓坏掉,我建议她:“你把草莓做成纯手工果酱,吃不完还可以卖。”

女儿怕做不好,有些犹豫,我又鼓励她:“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到?”女儿动心了,当时就去买了玻璃瓶子。

朋友们都知道她等着换肾,再加上纯手工的草莓酱味道确实不错,都争相购买。女儿很受鼓舞,开始做各种果酱。

生活就是爱考验人,它让许多事情看上去很难,但只要我们敢于迈出第一步,“难”就会自动让路,甚至帮我们打开一个全新的局面。

为了挣换肾的费用,我和女儿都很努力地工作,直到2018年1月,女儿因体力不支再次入院。

我们约定:3个月内找不到肾源,我就捐肾。因我俩的收入离手术费相差甚远,无奈之下,我们接受了爱心人士的捐款,凑齐了50万元。

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无法接受,而女儿却以器官移植受益者的身份表示,她有义务为国家医学发展做点贡献,希望我能支持她,我被深深打动了。

人的生命是相互依存的,女儿能健康地活着,离不开社会给她的爱心,她现在的善良和感恩之心,不正是我对她的期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