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自我,才能在社会沉浮中坚定前行

 新闻资讯     |      2020-07-05

前段时间,英剧《普通人》火遍全网,不少人都评论说,这就是每个人的曾经,这就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起伏曲折。虽然剧情是从男女主的恋爱故事切入的,但这部剧绝不仅仅是讲青春,讲爱情。无论是男主角怕被孤立而拒绝承认和女主的恋情,还是女主用洒脱和另类来掩盖自己内心缺爱敏感的黑洞,都让每一位观众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们终其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功成名就、衣锦还乡?还是为了生儿育女、家庭幸福?亦或是庸庸碌碌、平淡度日?《普通人》中的男女主在爱情、家庭、生活中不断尝试、受挫、迷茫,最终都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自我。只有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现在和未来,才能在人潮和社会的不断冲击下,牢牢站稳,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底线,有自己的追求。

那我们到底该如何才能认识自我呢?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在他的论文《未发现的自我》中,全面深入地讲解了为什么需要认识自我,如何认识自我以及认识自我的意义。作为与弗洛伊德起名的大心理学家,荣格一生都在致力于心理学研究,他突破了弗洛伊德“一切都起源于性”的主张,创立了荣格人格分析心理学理论,提出“情结“的概念,把人格分为内倾和外倾两种,主张把人格分为意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三层。他的理论和思想至今仍对心理学研究产生深远影响。

虽然荣格的《未发现的自我》是非常值得读的好书,但它的专业性让不少对心理学了解不多的人望而却步。而现在有人专门就这本书进行了接地气的解读,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书中深奥的理论和核心观点一一进行分析讲解,这就是水木丁的《我想要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

《未发现的自我》这本书只有七十多页,而水木丁对其解读的书籍《我想要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有两百多页。在这本书中,作者结合大量的生活实例和亲身经历,对《未发现的自我》七个章节进行了详细讲解,用口语化的表达代替了专业艰深的词汇,目的是为读者把荣格讲透,讲清楚。让大家在各自的生活中,少一些迷茫、痛苦,多一些通透、平和。

不少人认为,既然荣格要讲自我,那肯定会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可实际情况却是,荣格在这本书的七个章节中,用了整整三个章节来讨论社会、群众和宗教的问题,占了整本书的近三分之一。为什么这位大心理学家要这么安排布局呢?

其实大师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如果我们一上来就盯着自己看,想要找出自己的“本质”或者是“内心的真正想法”,那就跟我们照镜子一样,盯的时间太久,就会觉得自己完全变成了陌生人,反而看不到我们想看的东西。

认识任何事物都需要我们把它放在一个系统坐标中去了解。而荣格在前三章讲社会,讲群众,讲宗教,就是为我们打地基,为我们建立一个完整的坐标体系,让我们大家在这个大框架下,去讨论认识自己。如果不这样做,我们的评价就会因为过分片面和狭隘而失真,也就无法达到认识自我的目的了。

不少人说,我看过不少心理学的书,也做了很多测试题,我对自己非常了解,不需要再专门去学如何认识自我。其实不然,用几个心理专业术语是完全没办法概括你自己的。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的复杂性和多面性,其中还带着狡猾和隐藏。我们会为了去适应他人、团体、社会的标准,而伪装自己,把自己变成那只合脚的鞋,但到底合不合脚,就需要揭开面具,仔细端详。

第一个阻碍我们认识自己的因素就是:社会大标准,也就是群体、集体的一致性。当“少数服从多数”、“保持步调一致不能掉队”成为了衡量个人的标尺,不可避免的就会出现一部分格格不入的人,这些人并不会坚定地认为自己没有错,他们下意识地就会先寻找自己的问题,这样一来,他们就离寻找自己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就拿当下的社会现状来说,“不结婚、不生孩子”就是一种对社会准则的背叛。只要你有这种苗头,会有无数人从你周围出现,劝说你,给你讲清利害,动员你不要“走入歧途”。他们关心的只有一件事:你的行为是否符合社会标准,而至于你心里的真实想法,没几个人会问。

还有社会对成功的定义。学生时代考高分、进名校,职场时代进大企业、拿高薪,这就是成功。如果这个时候你说:“我做自己喜欢的事儿,能养活自己也是成功”,八成会被大家当成没追求、没上进心的典范。在大众的认知里,成功就是鹤立鸡群,出类拔萃,而你这种“成为众人中的普通一员”的思想觉悟,是拿不上台面的。

第二个阻碍因素则是:过分强调理性而忽略感性的作用。很多人都认为,感性、情绪化是低级本能的体现,理性才能让我们远离低级,进入更高的层次。这种过分强调理性的做法,很多时候往往会反过来带给我们麻烦。

“人的情绪体验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都来自你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反应。”我们在面对孩子,面对亲人,面对同事领导,总会在情绪爆发时悬崖勒马,尽量理性对待,甚至隐忍。可其实情绪是骗不了人的,你的眼神和气场仍然会把你内心真实的想法表现出来。如果我们总是不承认自己的感受,压抑自己的感受,即使说成千上万句理性的话,问题仍然不会得到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没有任何改善。

堵不如通,情绪需要一个出口,我们不能把理性当作堵住出口的工具。荣格认为,人在情绪情感因素没有超过某种严格的限定时,理性的探讨才能得以进行,才可以获得成功,如果情绪情感的激烈程度高于这个水准,理性便可能丧失一切可能。

世界高度的科学化数据化,让我们潜意识也想把自己纳入到其中,却忘了越本能的反应,才越接近真相。

第三个阻碍因素是:不肯正视接受“我”的阴暗面。网络上的卫道士泛滥成灾,他们马不停蹄地到处声讨那些道德上有瑕疵的事情和人,甚至连几百年前的经典著作都要一一数落一遍,只因为这些作品“三观有问题”、“描写歌颂不道德的生活”。这种近乎洁癖的行为在我看来,更是对自己“坏的一面”的恐惧,不承认自己也可能会有“坏的瞬间”。

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永不犯错的人要么没出生,要么就是已经死亡了。我们都会嫉妒比自己优秀的人,也会因为自己的敌人受挫而感到开心,还可能会生出偷偷阻碍别人进步的想法,这就是人类。承认接受我们自己的阴暗面才能让自己获得解放和平衡。“如果一个人永远摆一个虚假的人设在外面,内心世界却压抑自己的多面性,或者不承认自己的立体性,那么这个人的内在人格其实是不完整的。人们不接纳自己的时候容易产生内心的冲突,演变出心理不健康的后果。”

荣格认为,拯救世界绝对不是靠某一个强权者,而是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独一无二的个体去认知。这并不是说我们都要成为那个事事说“不”的人,而是在集体生活之下,能够不断去稳住自己内心的人。尤其是当涉及到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时,不是想都别想就做,而是用怀疑、掂量去审视它们,不断找到最适合的位置。

集体是我们每个人生存的大环境,而“我”则是决定我们生活水平的关键。这个水平不是指金钱物质,而是我们的精神和内心。只有不断认识自我,才能认识社会。最后,用水木丁在《我想要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书末说的一句话来结尾:不要让社会对我们的承认成为幸福感的唯一来源。你首先要有相对健康的心灵,才有可能真正享受这些幸福。我们还有我们的心灵,我们的内心深处有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