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原创丨理想公寓

 新闻资讯     |      2019-11-06
老张已在这套城郊的公寓住了小一年了,时间不算短,足够老张仔细打扫清理一下自己的居住环境。但出于对这里的厌恶,老张很少碰上一家留下的清扫工具,家中像储物室般堆放着衣服与家具,还有来不及扔的废品。 经过一天的忙碌,老张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公寓。此时夜已入深,而隔壁夫妻的吵架仍在继续,男人的咒骂与女人不断的抽泣,忽而迸出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 第二天清晨,被楼上时断时续,艰涩不已的钢琴声吵醒,老张轻轻的爆了句粗口,开始了每天周而复始的程序性作业,匆忙洗漱后便离开公寓。 楼道里横躺着一个流浪汉,刺鼻的气味令人难以保持从容。不知是怕吵醒他还是单纯的有所顾虑,老张侧着身,小心翼翼地从他身边跨过。他到底多久没洗澡了!克制住近乎失控的胃,老张快步赶到一街区外的城市轻轨站。 老张说老其实有些夸张,大学毕业刚满十五年,在A市的商业区找了份会计的工作。天生老相与多年加班,让一个而立之年的小职员过早染上白发,嘴角挂上了法令纹,比真实年纪看起来老了十岁。 老张每天去公司的方式便是乘轻轨。一小时的车程使得多数郊区生活的上班族对等待已麻木,盛夏清晨充满生机的朝阳与车厢内的压抑格格不入,可老张仍保持着清醒。 目光搜索一阵后,透过车窗,老张又看到了那栋浅灰色的公寓楼。他无数次梦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搬进哪里,离开现在暂时落脚的破地方。高大的槐树有序地排列浅灰色的公寓楼前,宛如城市群中的一片绿洲。沐浴在朝阳里,楼体呈现出健康的暖黄色。 每天上班途中,老张总会盯着理想中的公寓,激动的内心难以平复,他想到了温馨的邻里关系,干净整洁的环境,自己的生活质量也会随之提升。自己那所糟糕的公寓使他一直没勇气向女友谈及结婚,有了新公寓,成家也就不是奢望。 随着列车驶入市区,老张的思绪又被拽回车厢。上班族们重新焕发出活力,弥漫在车厢里的死寂一扫而光。靠站,蜂拥而出,蜂拥而入。老张步行十分钟后,七点准时抵达公司,打卡,查收包裹,周而复始的工作。 多年在股票分析邻域的摸爬滚打,康先生在证券交易所混的风生水起,于寸土寸金的别墅区购置了豪宅,引得众同窗好不羡慕。席间,同学们共忆大学时光,不免一阵长吁短叹,时光易逝佳人长存云云。 情绪最激动的是老张,一杯接一杯灌酒,别人问就说哥几个难得聚聚,要喝尽兴。老张和康先生同年毕业,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轨迹。自从走进别墅,他就没平静过,看着别人过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老张心痛的难以言表。 傍晚,烂醉在轻轨的座位上,老张又看到了那栋精致的公寓楼。夕阳投下的阴影,为公寓楼蒙上了一层迷人的瓦蓝色。想到自己与康先生的差距,老张斜倚在扶手上沉默了一路。伴着不时的狗吠声与邻居家孩子的哭闹声,老张蹒跚着把自己拖回了家,在抽屉里翻找一阵,摸出一盒醒酒药。醉醺醺地撕开包装,径直倒入嘴,就着水顺下喉咙,在沙发上和衣而眠。 老张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宿醉遗留的头痛时隐时现,耳旁嗡嗡作响。看到手机里有公司的十几个未接来电显示,老张匆忙给领导打电话,不停地道歉,对着手机满脸堆笑。保证下午一定准时上班,只请上午的假。挂断,老张又瘫在沙发上。 下午,老张酒醒了大半,离开公寓。虽仍是夏末,空气中却减了几分炎热,更有了一缕沁心的幽香。从未在中午离开公寓上班,老张着实对周围环境倍感诧异。邻居家长正要送孩子上学,此刻蹲在楼道为孩子系着纽扣,嘴里叮嘱着要认真听课,不要迟到。楼上夫妇也道着别,即使为生计而各自奔波,也不会忘记身边的挚爱。 走出楼,清香更为浓郁,他依稀记起这是槐花的芳香,不禁又联想到了自己理想的公寓。循香而行,他猛然发现楼后不知何时已植起槐树棵棵,亭亭如盖。平日早出晚归,老张竟从未注意过公寓后的绿色天地。 槐花搭上夏天的末班车,在浓绿的荫庇下盛情绽放,透过绿荫,老张隐约看到远处自己常乘坐的轻轨。难以置信,回首,自己从未关注过的公寓楼在阳光下泛着干净的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