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光环”背后的追问

 新闻资讯     |      2020-01-15

当这些有趣又浪漫的标题映入你的眼帘,相信很多人都想点进链接一探究竟,去体验这些高大上的国际义工活动。近年来,利用假期报名参加各种国际义工项目的学生越来越多,其中绝大多数为在校大学生。他们通过向义工组织交纳报名费,参加一至三周的短期项目,从事动物保护、志愿教学、医疗服务等志愿服务工作。

然而,在庞大市场的背后,却存在着相关机构水平参差不齐、行程安排与最初规划不符、乱收费、以及安全隐患无法排除等问题。

“如果早知道推送宣传与现实的差距这么大,我也不会登上启程的列车。”大三学生小Y在电话中这样告诉记者。回忆起2019年十一的经历,她依然心有余悸。

今年国庆假期期间,小Y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CW义工上一则“中国梦想机车盛会”招募志愿者的推送,被推送中丰富多彩的活动吸引了,便欣欣然填写了报名表,并在之后几天内出乎意料地收到短信入选通知,就这样,没经过任何筛选和门槛,小Y开启了她远赴内蒙古大沙漠参与志愿活动的冒险。

坐在飞驰向北的列车上,小Y的心中充满了期待,耳畔似乎已经隐约响起机车风驰电掣般的声音。但现实却让她大跌眼镜。

“我真的没想到,志愿活动即将开始的前一天晚上,主办方突然通知,说前四天断水断电。白天,我们的工作是拖垃圾、搭帐篷,这样的工作做了好几天,原先主办方承诺好的精彩体验都没有得到兑现。”

据小Y介绍,中午帐篷里很热,志愿者们没办法午休,小Y和同伴们只能睡在纸板上。就连CW义工事先承诺的正大集团供应伙食,也没有做到全程供应。并且,由于人员未经筛选、鱼龙混杂,住宿条企业管理培训件又极其恶劣。整个志愿活动期间,志愿者素质差距极大,小Y曾在回帐篷的那一刻,亲眼看见一位陌生队员将手伸进自己的包里。

最令小Y气愤的是,志愿活动主办方“梦想机车”最终把活动办砸了,付不起原本承诺给学生的补贴,在这次志愿活动中充当中介的CW义工便迟迟不给学生回复,直到国庆假期结束,1800元的交通补贴才在志愿者们的坚持抗议下讨回。CW义工虽然交了钱,却强迫志愿者们签了垫付补贴费用的承诺及授权函,等价于一份保密协议。

最后,小Y向记者提供了她的义工证明。从证书内容看,这是当地主办方签发的。至于这份证书的资质与效力,就不得而知了。

L君在2019年暑假通过“WEworld国际志愿者”公众号报名了名为“巴厘岛义工支教寻找海豚,分享与收获并存”的项目,体验了一把成为国际志愿者的感觉。与小Y不同的是,他事先咨询了去过的学长,所以整趟行程没有出太多的岔子。

但L君仍有许多不甚满意之处——撇开推送中过度美化住宿条件这一点不谈,整次志愿活动中,L君和其他志愿者只有一小部分时间被安排带当地一些留守儿童做游戏、学东西,更多的时间却被带到国外各类景区转悠。“我算过一笔账,参加这个项目的开销是七天六夜3200元,再加上来回的机票5000元和各类保险,这一趟最少也要8500元。而如果当初跟团去旅游,在吃住条件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各大旅游网站的价位是6000多元,远远比现在来得合算。”在与L君交谈的过程中,他告诉记者,这次价格昂贵的“志愿活动”,更像是一次被安排好了的旅行,额外附加了“公益”的名号。旅行性与商业性大大增加,公益性却浮于表面。

另外,L君还告诉记者:“通过国外网站报名一些长期志愿项目,可以直接和当地政府联系,这种志愿途径是全免费的,对志愿者个人能力要求高,公益性也比较强,能获得更多体验。”他认为,企业管理任何短期的志愿体验都很难达到其预期的公益性。

同样是参与假期志愿者活动,大二的小N 却有截然不同的体验。去年6月,小N在 “New青年文化社区” 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一条名为“2019在爱中行走”的活动推送。文章中质朴真诚的文字立刻使她动了心。与一般志愿者平台不同的是,该公众号对志愿者的选拔要求极其严格:一共三轮考核,分别是微信朋友助力、每日八公里打卡训练和最终成团组织活动。

从夏树苍翠的6月到蛙鸣蝉噪的7月,小N凭借自己的努力通过了一个月的考核期,从上海出发,与天南海北的队友们一起踏上了赶往西安的列车。在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和队友们经过了西安、宝鸡、天水、兰州、西宁等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城市,最终到达了目的地青海湖。白天他们徒步行走、搭车换乘,晚上就住在简陋的帐篷里。他们在每个定点的城市进行义卖和公益筹款,并将筹集的资金通过“New青年文化社区”志愿者机构捐给山区里的孩子们。

这一路虽然辛苦,但回想起暑假的经历,小N仍觉得这段旅程是值得的:“我接触到了社会上不同的人群,对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有了新的看法。”小N告诉记者,在这个旅程中,她见到了来自山区的人们,经历了长途跋涉、帐篷进水、皮肤晒伤,看过了华山的日出、宝鸡的老街和青海湖的壮阔。“这是一个心灵成长的活动。如果还有机会,我愿意再去一次!”

像小N这样幸运的同学只占少数。对比三位受访同学截然不同的志愿体验,我们不难看出,目前国内除了正规志愿者组织机构之外,依然潜藏着大量质量参差不齐、打着志愿者旗号,实则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商业机构。

为了进一步了解详情,记者以普通大学生的身份,加入了一家国际志愿者机构的项目群聊,并添加管理员,进行了进一步询问。

记者发现,收费高不等于考核严。当记者询问机构人员,是否需要筛选和面试时,机构人员称,只需要简单的线上英语测试,甚至不需要面试。

另外,当记者询问该国际志愿者机构是否会事先与学生签订保证项目进行的相关协议时,该机构人员表示,协议会有,但要在交了费用之后给出。关于协议的具体内容,工作人员含糊其辞,没有给记者具体答案。

然而,在咨询了参与过国际志愿者活动的学生后,记者发现,大多数承办项目的机构并不会在收到钱款之后与学生签订协议,很多志愿者都需要自己承担出行风险。

同时,记者在采访三位同学的过程中曾使用多个浏览器进行搜索。经过信息查找,记者发现,小Y和L君的志愿体验之所以如此糟糕,或许和机构的资质直接相关。而资质的高低又直接体现在宣传透明度上:他们参与的义工招募活动在其志愿机构网页上显示的信息寥寥无几,相关的媒体报道中关于志愿者活动内容少之又少,甚至从未提及。而对比之下,小N参加的“在爱中行走”志愿活动,可以在网页上搜索到大量的媒体报道,并且媒体报道内容与招募志愿者的公众号内容对应程度较高。

这不由得让人心生疑虑。因为类似的骗局不在少数。不久前,“陕西爱心支教联盟”打着支教的名义,却向学生收取课时费,欺骗志愿者。

一个成熟的国际义工,除了过语言关之外,还必须具备教学、救护等专业技能,且必须经过报名、筛选、面试、培训等流程才可开展志愿活动。而如今大多“国际义工行”却是交钱即行,含金量几何,不言而喻。

当逐渐揭开国际志愿者活动神秘莫测的面纱之后,我们也应该看见,所谓“国际志愿者”机构大行其道的背后,是大量对此类活动充满期待的年轻一代。

2019年发布的《中国慈善蓝皮书》显示,中国全年共有1.98亿名志愿者通过143万家志愿服务组织参与了志愿活动,服务时间近22亿小时,志愿者贡献价值约824亿元。我国18至69岁人群中,曾经有正规志愿服务经历的约有3.96亿人。诚然,他们当中有人纯粹是为了丰富经历、开拓眼界,却也不乏为了一纸志愿者证书而前赴后继的人。

在调查过程中,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大学生曾坦言:“我计划未来申请美国大学的研究生,而海外志愿服务记录绝对是必不可少的经历。”一些国际义工组织利用了许多年轻人的这种需求性心理,宣称志愿经历是加分项,有了证书就能进国外名校。

志愿者本来应该是助残助贫的爱心人士,但如今很多年轻人更愿意参加有趣轻松又看起来“高大上”的志愿活动,用最少的精力与付出,换取最丰厚的回报。久而久之,志愿活动记录成为了一个人光鲜履历上的呈现,而不是精神品质上的呈现。各类志愿服务的参与率存在明显的代际差异、地区差异和城乡差异。志愿者行业资源分配极其不平衡——轻松且负担较轻的活动,大家趋之若鹜;而真正需要志愿者的贫困地区,却得不到支援。

在国际志愿者业态乱象背后,或许我们也应该反思,当今社会中,当人们在谈论志愿与公益的时候,更多地是指向道德与奉献,还是指向自我与需求?志愿者的社会定位是舍己为人的“输血”者,还是不忘自我的“造血”者?这不是对某一个志愿组织的追问,也不只是对志愿者精神的追问,而是对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追问。

第十三条需要志愿服务的组织或者个人可以向志愿服务组织提出申请,并提供与志愿服务有关的真实、准确、完整的信息,说明在志愿服务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风险。志愿服务组织应当对有关信息进行核实,并及时予以答复。

第十四条志愿者、志愿服务组织、志愿服务对象可以根据需要签订协议,明确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约定志愿服务的内容、方式、时间、地点、工作条件和安全保障措施等。

第十五条 志愿服务组织安排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活动,应当与志愿者的年龄、知识、技能和身体状况相适应,不得要求志愿者提供超出其能力的志愿服务。

第十六条志愿服务组织安排志愿者参与的志愿服务活动需要专门知识、技能的,应当对志愿者开展相关培训。

开展专业志愿服务活动,应当执行国家或者行业组织制定的标准和规程。法律、行政法规对开展志愿服务活动有职业资格要求的,志愿者应当依法取得相应的资格。

第十七条志愿服务组织应当为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活动提供必要条件,解决志愿者在志愿服务过程中遇到的困难,维护志愿者的合法权益。

志愿服务组织安排志愿者参与可能发生人身危险的志愿服务活动前,应当为志愿者购买相应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