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线米粉芡,鱼肉蟹肉加盟的泉州特色美食

 新闻资讯     |      2020-04-03

“面线米粉芡现如今都登上酒店的饭桌了,要搁在以前,那是我们农民在田边干活的普通饭菜。

农民早上出工,随身带一把面线,一把米粉,一点隔夜的鱼和蟹肉,日头走到头顶时,就在田边地头起火,把这些食物一起扔进锅里,摘一根甘蔗当锅铲,搅和搅和,把一锅米粉面线搅出胶质了,盛出来,扒拉扒拉进嘴里,特别美味。

别以为鱼和蟹肉是什么好东西,泉州靠海,鱼多得是,记得小时候的那种蟹腿,根本没人吃,一斤5分钱,阮阿母(我母亲)一买就是一大箩筐,把肉剥了,炒桂花蟹、煮面线米粉芡都很美味。

这句话说得实在,像大肠、毛肚、猪血旺等下水也都是穷人的食物,但造就了很多经典美味。

面线米粉芡几尽遗失,知道的人越来越少,这道泉州鲤城最为经典的菜肴,由于有鱼肉、蟹肉的加盟,再也不是什么穷人的美食,而日子已经走到了2020,面线米粉芡也得有个时代的模样了。

我今天就用一只黄瓜鱼和一只梭子蟹来做一碗豪华版的面线米粉芡,这应该是美食与时俱进该有的样子吧。

草草今天的面线米粉芡做得很奢侈,原本田边地头如此一尾鱼一只蟹可以煮一大锅,供一大家子的人食用,但饕餮的眼里,没有“奢侈”二字,只有好不好吃。

田边地头的面线米粉芡是不加青葱蒜的,因为一顿吃不完,还得再吃第二顿,而再次炖熟,面线米粉的胶质会越来越浓稠,越来越好吃,可青葱蒜二次下锅容易变黄,所以不能加。

油锅爆香姜片,香煎黄瓜鱼;倒入少许料酒去腥;开水入锅,记住,一定要开水,鱼汤才会味美浓稠;少许盐调味即可,炖煮至鱼汤奶白,鱼肉熟烂;

再下米粉,炖至米粉熟,用锅铲将米粉面线搅碎,我不喜欢碎碎的感觉,所以保留了原状哈;

由于鱼汤已经加了盐和料酒,而鱼和梭子蟹本身就很鲜甜,所以全程不用再加任何调味料了,一碗超级超级鲜美的面线米粉芡就做好了。

别误会,这个“芡”字,不是什么地瓜粉勾芡,而是面线本身炖煮出来的胶质,粘稠得如勾芡一般,所以千万别画蛇添足,再来一碗薄芡。

从田边地头走到酒店饭桌,再走入寻常人家,这便是美食的传承,泉州有很多乡间美味,由于劳动者的智慧,就地取材,变化万千,使得美食的口感,立足本土,接近时代。

当然,浮桥也是一座桥,北宋初年,泉州郡守陆广造舟为梁,名曰履坦,又名浮桥,元丰七年,改名通济,后改名“笋江桥”,泉州十八景著名的“笋江夜色”便是浮桥的美景。

“草草啖盐说蜜”,谈三餐美食,讲四方风情,看似草草,却是人间百味。喜欢请点赞鼓励,觉得有价值就转发、收藏。而无论喜欢与否都在评论区说两句,我会更努力。原创不易,拒绝不良自媒体盗文盗图,违者必究!